关于黑鬼
黑鬼作品
   
黑鬼奇才
发布时间: 2015/3/26 22:40:51 被阅览数: 1053 次 来源: 黑鬼书法网

 

——观黑鬼书展及其《书画作品集》

                舒海

说到鬼,总会让人心生恐惧,而鬼又是诡异的,来无影,去无踪,欲近之而又避远,变化莫测,神秘之处自不必细说。在当今艺术界,有一个“奇人”叫“黑鬼”,初闻其名,甚是诧异。用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守望,一种灵魂深处“活着,活着,怎样活着”的声音,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在书画、音乐、影视、表演领域过招硬功,被人们誉为“黑鬼四奇”。黑鬼不是“鬼”,是人间奇才。如影如电如幻,彰显开来……

                     

——题记

             

墨里流禅悦

天性露   写意显自然

 

   “笔墨”依靠“气韵”和“精神”得以存在和发挥,从而去展示一种深层次的文化内涵和精神理念,这是中国书画特有的价值观。

许多书画家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内心的声音,保留着与自然相通的悟性和本我之体,本真之性,打造出自身独有的“气韵”。

2014年金色的十月,秋高气爽。从高原深处走出来的西部代表书家黑鬼先生,终于将其奋斗半辈子的艺术成果展现在北京。由《投资时报》主办的“当代书画名家邀请展——黑鬼书法艺术”在北京隆重开展。他为大家展示的是其新近力作——行书《兰亭序》22幅和狂草《兰亭序》47,这组展开总长超过35,高74cm,宽42cm的书法巨制,单从气势上远胜于古人的小幅长卷。气势宏伟,一气呵成,令观者驻足,赞叹不已。

为创作这组鸿篇巨制,黑鬼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完成,可谓严谨之至。

每天凌晨五时,高原古城西宁的第一抹紫霞还未露出笑脸,无数人还在梦乡时刻,黑鬼已穿梭在时间的缝隙里,开始挥毫泼墨,“为了《兰亭序》每一幅作品文脉相连,气势贯通,我要把笔和自己先写醒了!”

正如唐代孙过庭的书道五和之说“神怡务闲、感惠徇知、时和气润、纸墨相发和偶然欲书”,惟有如此,才能真实传达出书者想要表达的情感和心境。

“黑鬼的狂草《兰亭序》非常地怒放恣肆,把他心中的豪情、粗狂精神宣泄出来了,势挥洒而夺目,气势宏大而豪迈。”有观者现场如是评论。

有人说,书法的活灵魂是:变异与独行。书如其人,与黑鬼有过一面之交的人,常感高原的豪迈、洒脱时时牵引着他,常被他特立独行超越自已再超越自已的勇气所折服。

黑鬼书法宗“二王”又追北魏,深得张旭、怀素狂草之精髓,“自展其意”,任意志的驱使冲破天地间的一切束缚,犹如天马行空。

多年习书的积淀充实丰厚了他的艺术修养,成就了“书已之风,毁己之格”的“气韵”。他的艺术修养融化为作品中的一种必然内涵,这种内涵其实是书者自身禅修内在心境的反应。

北京的本然禅师这样解释禅与书法:“书法可以将人自性魅力的冰山一角,甚至是整座山都诠释出来。因为书法看的不是字本身的意义,而是隐藏在字背后的内涵,万物皆通禅意,由心而悟。”禅要修心,书法也要修心。每个书画家,或许亦是禅学家。法自然而又超脱自然,万物皆禅意悟于心性,这是自古以来许多书画家的共同特征。

台湾黄嘉新先生在编撰《禅之书法》收录黑鬼作品时感慨道:“先生书法别具一格,无拘无束的表现形式,仿佛可自图心无限延伸,去感动周边的人,这种发乎自性于淋漓尽致,正是禅意。”

黑鬼书法的禅意起于狂野红尘中独得的净土,收于古道西风瘦马的热肠和广漠雪域高原的雄奇风骨;起于笔墨中独得的真趣,收于恣情飘逸诡异的点画结体;起于法境中独得的意蕴,收于自然本性的瀚海泼墨……

心有智慧,头上能长出春天的芽。

一个艺术界的“鬼才”——黑鬼,正以其扎实的传统功底和强势的发展势头,瞩目于书画界。已故著名书画大师、原中央美院副院长朱乃正先生生前以“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品评其书风,足见出其“黑鬼书风”之魅力。

           

墨里流豪情

         翔天际   猎鹰任高飞

 

既厚拙又灵秀的黑鬼对自己“黑鬼”这个雅号是情有独钟的:“对于书法而言,‘黑即墨,鬼即变’,黑处生情,白处生景。”

而他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青藏高原更有着深深的情脉,雪域、昆仑山、江河源沃土的滋养之情扎根于心。

高原的生命从来都是桀骜不驯、孤傲清俊的。古灵精怪的藏羚羊、傲然荒原月圆时的苍狼、叱咤风云的藏獒、勇猛强悍的牦牛……

在展厅里我拿到了一本《中国书画百杰作品集——黑鬼卷》,在我翻看作品集中的鹰画作品时,黑鬼乘兴对我说:“我非常喜欢展现鹰的风采,不仅是因为其搏击长空的气魄震撼着自己,它气震苍天、搏击风云的气概,正表现了高原人粗狂、豪放的个性。” “鹰亦我,我亦鹰,我总想追寻西部‘豪放、洒脱、飘逸’的书风”。

黑鬼的书法亦如其鹰画作品,雄厚大气,浓淡虚实,激情四溢,变化多端。他在艺术上主张“书已之风,毁己之格”,寻古人的法境而不拘泥古人笔势。每每作品中龙凤博弈、虎蛇斗志,出其不意,变而不怪,异而不俗,世人称之为“黑鬼书风”。

“艺术的意义在于不断创新,超越原来的自己,更是一种创新。”黑鬼深谙此理,总是这样激励自己。

三十年书道栉风沐雨,黑鬼涉猎真草隶篆,有人说得好:“黑鬼从雄浑肆意的西部山川河谷壮美中感悟其书衣之道,从浩如烟海的先贤碑帖书画中萃取笔墨之妙。”

在各个时期,黑鬼以其过人的灵性书写出了风貌各异的作品。研读其作品,其孜孜以求,锐意进取的治学态度跃然纸上。

 

 

墨里流音韵

笛歌奏   丹青抒锦绣

 

但凡成就伟大事业的人,皆出自逆境,他们的发展道路充满着荆棘和坎坷,自古磨难出英雄。相知黑鬼,有谁不说他亦如此?!而那时就是音乐融入到黑鬼的血液里,并为他开启了人生的另一扇门。

年少的黑鬼是幸运的。生活在青海一个风景旖旎、四面环山的古镇。那里很小,却人杰地灵,不负虚名,曾走出了先贤名人,世人所熟悉的“花儿王”朱仲禄先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那时,年少的黑鬼凭着“笛子手”的美誉,跟着被打成“右派”的朱仲禄先生,在村社火队小乐队里担任笛子演奏。他的笛声,在那单调寂寥的日子里给乡亲们带去了阵阵的愉悦和欢笑。

年少的黑鬼也是不幸的。11岁时,被打成反革命分子的父亲还没有平反就去世了。生活是残酷的,有时候就连不幸之人最后的希望也将掠夺而去。三年后,惟一能呵护姐弟健康成长的母亲,不慎摔成重伤,造成永久性瘫痪。家庭的变故,生活的重担无情地压在了黑鬼的肩上。身处逆境的他深深体会到了世态的炎凉,也让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练就了不畏人生苦难,桀骜自强的秉性,坚毅和不屈成就了一个西部汉子的人生蜕变。黑鬼,没有因为不幸而消沉,没有因为磨难而气馁。他将童年的不幸化作股股激流,去涤荡着眼前的沟壑泥石,那怕没有任何结果。人,不怕奋斗没有结果,就怕安于现状无所求。黑鬼,正是用这种超出常人的理念和毅力成就了现在的他。

记不清有多少个孤寂的夜晚,黑鬼用从同学处借来的笛子打发走了多少个单调乏味的日日夜夜,记不清学吹笛子时嘴唇干裂流出的血何时在晨曦里凝固,他用笛声来激荡自己的灵魂,守候着童年纯真和希望。

“痛苦不可怕,可怕的是痛苦中的麻木;悲伤不可怕,可怕的是悲伤中的消沉。生命,在我孜孜不懈的追求中燃起了火焰。”黑鬼在他的《让沃土铸就品行,让经典成就艺术》一文这样自述。这个大山之子,就是这样靠着一股子狠劲和执着,神游在书道“黑白”世界里,铸千钧铁笔,成就“黑鬼书风”。

少时音乐的熏陶和感染,在黑鬼的骨子里潜移默化,灵魂深处得以滋养。深厚的音乐造诣,不经意间就会从笔端流淌出来,使得他的书法字间流音,书中有画。

黑鬼的挚友说:“黑鬼豪放奇异的墨迹中,充满了铿锵和悠扬的音律、狂美的画意,如果观赏他的书法,听不到西部高原独有的山呼风啸,那就没有真正感受到其书法的精气神。”

在黑鬼的许多书画作品中,有了跳动的音符和节奏,扑面而来的或是那些自然舞动的鹰之洒脱,如影相随;或是狂风裹挟劲草,铮铮傲骨;或是空谷幽兰一株,扬扬其香……

             

墨里注情怀

悟人生   挥手舞光环

 

人人懂得“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道理,然而践行者寥寥无几。黑鬼,就是那为数不多中的一位。在与时间的追逐中,在与生命的打拼中,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展示了不普通的一面,他作为一个小人物展示了大人物的历程和奋斗者的内涵,期间的辛酸和汗水只有他自己明白。于音乐,他吹拉弹唱样样在行;于影视,他已主演了《谁是瞎子》、《黑鬼的陶罐》、《三个女婿一台戏》、《秀花家的挠心事》等多部影视作品;于表演,他惟妙惟肖的小品,用港式普通话、少数民族普通话、本地方言表演穿插,让人捧腹大笑,寓教于乐。

几十年来,俊才四溢,“黑”名鹊起,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在京举办展览;中国邮政选其作品发行特种邮票;被评为“最美青海人”﹒﹒﹒﹒﹒﹒

而这种热度改变不了黑鬼一如既往的淡定,想来是缘于“见得到的荣光,背后藏了三十多年求学求艺的痴迷和苦行”这样的觉识,自有一份深厚、静雅萦绕其中,默吐清芳。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既雕既琢,复归于朴”,是多么难得本真自然的追求。

“他恰似一缕春风,没有一些文人的酸腐味。”许多初遇黑鬼的人都这么评价他。非常低调的做人风格和非常张扬的艺术,将这位“著名的普通人”推到了人生的舞台上,欲退不能,不能自已,引来了众多粉丝的追捧和喜爱。

这就是一个在道上开悟的人吧,将艺术价值和人生追求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坦然接受风起云卷,宠辱不惊,心静如水。可以说,黑鬼把盏了一杯人生的美酒,醉酒而做人之道、书艺之道、音乐之道、命运之道,就是为了人的“天真”显露,“天真”显露即大彻大悟了吧。

人的生命似洪水奔流,不遇到岛屿和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常言说的好:寒门出才子。黑鬼的成长也许碰巧了他童年的磨难,也许源于他对生命意义的把握。不是吗?黑鬼没有在“著名”的光环下沾沾自喜,也没有在媒体摄像头中其乐融融。他一如既往,在功成名就的现在,依然如故,在时间的缝隙里汲取着编织光环的营养,在生命的空间里叩问着人生的真谛。

黑鬼依然是那个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守望者。

 


上两条同类信息:
  • 专访著名书法家黑鬼:“鬼才”黑鬼
  • 狂放不羁 意在新奇 ——《黑鬼书法作品集》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