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黑鬼
黑鬼作品
   
“鬼”法造“鬼”才
发布时间: 2015/4/14 17:36:30 被阅览数: 1263 次 来源: 黑鬼书法网

 

201410月、11月是西部代表书家黑鬼先生喜获丰收的季节,这位在书画界颇为低调的“鬼才”,终因其扎实的传统功底和独具风格的作品,横空出世,先后受到《投资时报》、北京艺报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河北美术学院、京华美术馆邀请在京举办了“当代书画名家邀请展—黑鬼书法艺术展”和“第三届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最具市场潜力艺术家推荐展”。在首展开幕式上中国书协副主席胡抗美、著名书法家王友谊、上上国际美术馆馆长李广明、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篆刻研究所所长曾翔等名家致辞。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秘书长李木教、中国国家画院教学培训中心副主任马啸、中国书法家协会青少年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李强、著名画家郑建中、清华美院刘继红、《中华书画家》杂志社张公者、央视王川、央视书画频道盛荣、中国文化报续鸿明、中国书法杂志朱培尔及书法报、书法导报、美术报、中国书法网、中国书画报、书艺公社网、中国书法家论坛、当代书法网、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中国网等艺术名家和千余名观众、媒体参加了开幕式。展览规模之大、规格之高,为黑鬼之“黑”名,扬起了艺术的风帆,黑鬼——名声鹊起,令人刮目。两个展览,展出了黑鬼新近力作——行书《兰亭序》22幅和狂草《兰亭序》47幅以及不同风格、不同形式的作品。尤其是《黑鬼行书兰亭序》和《黑鬼狂草兰亭序》这组幅高74cm,宽42cm,展开总长超过35的鸿篇巨制,气势宏伟,一气呵成,令观者驻足,赞叹不已。黑鬼开创了古今狂草《兰亭序》的先河,其对书法名帖再创造的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书法导报》、《羲之书画报》先后整版刊载《黑鬼行书兰亭序》和《黑鬼狂草兰亭序》予以介绍。展出作品以其书体古拙雄浑、笔法方圆善变、布局错落贯通、笔力遒劲挺拔,在京城产生了强烈反响。这从燕青书社陈法贵先生现场即兴赋诗中可以看出:永和遗风起河湟,黑鬼长毫渐入狂。纸上烟云情四溢,笔底龙蛇神飞扬。忽然万马奔腾至,倏尔一曲一流觴。长蛇探草力欲绝,壮士拔山劲正刚。枯藤勾连攀危崖,闲云飘逸鹰高翔。纤纤一线引飞鹤,惊鸿两处忽开张。才见小溪潺潺水,又现大河船破浪。布云随雨气如虹,积健成雄心手畅。笔下灵动神鬼助,大气纵横生万象。狂客狂书《兰亭序》,满眼清气注沉香。(观黑鬼狂草《兰亭序》有感)

    天有道,书法也有道。何谓道?老子曰“道”是“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同行而不殆”。韩非子曰“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书道,就是书法艺术的基本规律。书家求道就是探求其艺术规律。黑鬼深通其精髓,故而创作出了前无古人的作品。

少有这样一位书法家,把张芝、钟繇、王羲之、王献之、智永、虞世南、陆柬之、张旭、颜真卿经典作品认真研习并烂熟于心,然后将"古法"融到自己笔底下,演绎成看似眼熟,又别开生面的作品。黑鬼就是这“少有”中的一位,古人之笔法、结构、线条、布局为黑鬼交相取用、又被交相破格,这就是黑鬼为何默默耕耘在高原,而又一炮打响在京城的根源所在!

    黑鬼书法的推陈出新是有其时代内涵的。在很多人都还沉迷于“魏晋经典”的抄写、描摹并乐此不疲的时候,黑鬼已经超越了这一层。他把古人笔法之秘笈、线条变化之诀窍、风格形成之要领、技巧发挥之妙方领悟得淋漓精致,故而能够在书道界脱颖而出,一鸣惊人。当下习书讲究从传统入手者有之,从传统中创新者亦不乏其人。然而,品其“临帖”作品只感到颇为貌似,抄写描摹的成分大于细节的揣摩,品其“创作”作品,就更见不到其标榜出自传统的笔法和意境。既看不到二王之素养,也观不到颜真卿之气度。说得明确一点,就是既没把握好名帖之灵魂(没临好贴),又没领悟创新之要诀(没创新好),空耗时日,庸庸一生。如将其所谓“大作”随便和古人作品对比一下,其所谓“走进传统”的理论和实际创作之间的两张皮一看便知。悲哉,这也许是这个时代出不了几个大书家、大名家的原因所在吧。书坛风气害得习书者急功近利,把大部分精力花在“自我吹嘘”和“媒体包装”上,自封为“大师”招摇撞骗,悲乎哉悲矣!

    继承传统文化而不求内涵那是民族的不幸,习书者若还只迷恋于传统书法的一些表面形式并当作大学问来研究,那真是习书者的不幸了。黑鬼聪慧明智,他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快速理智地避开“不幸”之境界。他在保持“黑鬼书风”的同时醉心于研习传统经典,不但下了很大的功夫临写历代名帖,揣摩不同书家的笔法,而且不拘泥于古人册页、手札的小制作。他突破了古人名帖的小品模式,将长卷作品用“大制作”的形式表现,既不失古人册页手卷作品的风骨,又将经典笔法线条放大创新,收到了非常好的展厅效果。气势的雄强、秀雅;章法的惊蛇、虬龙;笔法的长枪、大戈万般变数聚焦于黑鬼书法艺术的点、线、面上,这正应验了石涛说的“笔墨当随时代”。一个艺术家,生存在某一时代,若不随时代,不融合时风,那将是艺术生命的完结。就书法而言,在当今这个时代,走进传统碑帖,强调线条的美感,着眼墨色的变化,凝聚视觉的冲击力于展厅是任何书家必然追求的无法之法。因为古人那种谦谦含蓄、彬彬斯文的时代,早已不复存在,人们不可能在家中品茶读卷,吟诗诵词,把玩手卷,更不可能通过册页信札表达壮志豪情。电脑、微信已将书法逐步推向纯艺术的殿堂,这让古人始料未及,也让今人措手不及,尴尬不已。所以按照古人的定式机械的将碑、帖、手札、扇面临写复制,并在案头把玩,就不能成为这个时代书法的主流。将传统经典演绎成个性化的作品,将艺术精髓展现给观众,达到观赏者和艺术品的和谐共鸣,这是中国书法走向的必然趋势。二者不可或缺,如果只图其一而忽视其二,那就只能孤芳自赏,最终会失去艺术品味的最大值,也就出不了传世佳作。

    管子曰:“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人情世故,几乎亘古不变,可以查、可以视。至于审美风尚,今视昔,则有迹可考,而视之未来,草蛇灰线,隐显迷离,这只能有待其时风所尚了。传统的精华绝大部分是不能机械的继承。古板继承下来的一点点所谓“精华”,既不能指导创作,又不能出新,其意义和价值也就没有多大。那么,倒不如在扎实传统功夫之上去学学“迷踪拳”,推陈出新。传统书法的实用价值和文化环境都已经离我们远去,那就全力地发扬和拓展它的艺术价值。黑鬼书法的意义正在于此,他的睿智之处也更在于此。

    文化大河需要的是激流、波浪、潮声,需要晨曦晚霞中的飞雁归舟,更需要风雨交加时的呐喊和搏斗,而不仅仅是曲径深处一个河床最深的静潭。黑鬼书法,于今,当下,在超越那些传统文化的伪继承方面,有着非常重要的启示意义,发人深思。黑鬼书法,有跳荡的愉悦感、多变的丰裕感、灵动的造型感。他既有专业书家笔下均衡、起落有致;更有文艺使者才气驰骋、高低险夷、任由天机!

   “鬼”书神功,“鬼”气喷涌,“鬼”法精纯、“鬼”意灵动,观其作品尤如二王显灵,张颠显身、米蔡显形,美乎哉美也!

    书法艺术美的各种表现,如动态美、静态美、阴柔美或用笔美、结构美、章法美等都离不开“神韵”二字。宋代黄庭坚说“书画以韵为主”,神韵即意境。意境美是书家把自身的文化艺术修养与对自然界和生活中的一切现象的观察、体会进行融合而形成的特有的思想、情感,又通过娴熟的笔墨技巧在作品中的反映。苏东坡说“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清代刘熙载说“学书通于学仙、练神最上”。清朱和羹说“书学,立品是第一关头”。练神立品就要加强文化艺术修养。黑鬼书法之妙得益于其音律、美术、文学、演艺等诸方面的素养,黑鬼草书作品“兰亭序”,不但恭敬地承袭了王羲之、王献之的笔法规范,又融入了张旭、怀素的狂草笔意。整幅作品一气呵成,自成一体,几乎把“二王”以及之后古代名家的全部“草法”,都汇集于此,这就是黑鬼之“鬼法”。

    对书法家而言,提炼书法美是非常重要的修养。唐代张旭从公孙大娘舞剑.担夫争道中受到启发;张颠之徒孙怀素夏日观看天空奇峰般的云彩、夜间静听嘉陵江的涛声,激发了灵感。从而二人直攀狂草书艺之巅。而身处昆仑山下的黑鬼,自幼感受着黄土高原的博大空阔,吮吸着雪域山泉,成长于黑黝黝的热土,历练出了豪放、朴实、洒脱的秉性,这为他创作豪放雄宏的《狂草兰亭序》奠定了基础。他翻阅了了很多不同版本的行书《兰亭序》,在洋洋洒洒深邃博大地书法海洋中唯独见不到用狂草展示《兰亭序》。豪放的秉性终于使他产生了用狂草形式书写“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想法。对于黑鬼来讲,由于有了深厚的对传统碑帖的研习和练就的笔底功夫,书写作品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他总觉得“天下第一行书”不但有涓涓细流,还应该有如长江黄河之波涛汹涌、白浪滔天、奔腾不息的表现形式。至此,他将涌动于心的高原人的豪迈气势、豪放气魄、豪情气度用犹如蛟龙般线条诉诸于《黑鬼狂草兰亭序》了!这就是“鬼”书,真是活见“鬼”了。                             

世界上只有一个民族——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用黑色线条记载了民族文化的发展,并为中华民族史进行了不可或缺的补充。虽然,这种线条艺术在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圈。但是,这种古老的承载记载历史又传承文化的艺术,已经凸显其文明文化的美学价值而进入千家万户。它仍然用其特有的形式修正着人们的品行,历练着人们的意志,拓宽着人们的胸怀,感悟着人生旅途的经验教训,提醒着人们黑色曲线的美学价值。高原上的黑鬼,紧紧握住表现黑色曲线的“铁笔”,并攫取古人的线条来构架古人书评中的“飘若浮云”、“游若惊龙”、“清风出袖,明月入怀”、“援毫掣电,随手万变”的美学理论。这也许就是黑鬼横空出世,用狂草书写《兰亭序》的真正用意吧!了得!这就是青藏高原上的“高人”,这就是三江之源孕育而生的“鬼才”,这就是万山至尊——昆仑山脚下走出来的“黑鬼”。 

 

朱学良

 


上两条同类信息:
  • 黑鬼其人
  • 黑鬼奇才